黑衣君莫笑

人情冷暖正如花开花落,若时间不悔则真情不变

《银杏》现代paro HE完结合集

设定:蛋糕师纳兹X大学生露西  无魔法,现代设定。

          露西最开始有男友,后来分手。介意者慎入。

 微博@黑衣君莫笑

 

第一章

 

她总是一个人坐在那边,点一份咖啡,拿着手机看着,伴随着几声叹息。

比起坐在室内,她似乎更喜欢坐在室外,享受着夕阳洒在身上的阳光。

纳兹在店里忙碌的同时,眼睛总是不经意往外面看过去,透过店内巨大的飘窗正好可以看到她金色的长发,被风不断吹乱,纳兹觉得自己的心好似有点被吹乱了。

  

 

  

“啊,他又没有回短信,真得是,好烦呀!算了不想了。”露西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的包,准备去散散步。想想没有回短信的男友心里有些烦闷,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海边。

错落叠成的礁石,银白色细细的浅滩,隆隆的海浪声,还有夹着大海特有的清新和湿润的阵阵微风。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心里的闷气一下子去了大半。海边大概是来到这个小镇上她最喜欢的地方了,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就来到海边,喜欢坐在平坦的岩石上发呆。有时候也会没有形象的大喊大叫,让海浪的波涛声音将这些乱七八糟都带走,也会被路过的海鸥声给吸引,露西忍不住会被大自然的可爱给迷住了,心里笑了笑。

[还是回去吧,总是在闲逛,也不是一个解决方案。]

转身离开,默默地沿着来时候的路上走着。这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天暗了下来,灯塔的灯也不知不觉亮了。天黑后的海,风的呼啸声变得越来越大,虽然有些让人害怕,露西并不在意,享受着自然的气氛,慢悠悠地回到了宿舍。

 

 

 

“露酱!你明天要交的课业做了吗?快来帮我讲讲,有些题目的答案我做不出来!”看见好友露西回来的蕾比连忙把露西拉到自己桌前。

“糟了,我也还没写完,啊,这几道题还不是一般的麻烦啊!”

“明天是米拉老师的课啊!虽然米拉老师平时温柔,不交作业的话,她一定会恶魔附体的啊!太可怕了,我们还是熬夜赶完吧。”

“只能这样了!”

露西打开台灯,书桌前的墙上,贴得密密麻麻都是新闻周刊的切页。露西学的是新闻学,未来想当一名记者,用笔记录他人的故事让她觉得很有意思。然后进入大学系统学习还是让她觉得有些压力,不过学习如何写新闻的过程让她很快乐,往往容易忽视了时间。

她有一个交往差不多半年的男友,高中毕业典礼的时候,露西接受了他告白,毕业之后的暑假也一起度过一段甜蜜的日子。自从她来到玛格诺利亚镇读书后,两人相隔两地,聚少离多,平时大多数用短信联系。

  

 

 

“太好了,总算是在死线来临前赶完啦,勉强安全了。”露西伸了伸懒腰,拿起手机准备看看时间,才意识手机已经没电了,充上电有一条新短信的提醒。

“对不起,露西,那天...... 是我话说重了,我道歉,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什么嘛,原来他也是会好好道歉的嘛,暂时原谅他吧。]

就在两天前,他们之间吵了一架。无非就是男方觉得露西读书的地方太远了,相聚时间太短,希望她转学回到原来的小镇读书。而露西觉得玛格诺利亚镇学校的专业是最权威的,想要继续研读,没必要回去。两个人就这个问题大吵了一架,互相觉得对方不尊重自己,露西最是心软的,忍不住先发了道歉短信。后面两个人暂时把这个话题放到了一边,达成了愿意在有空的时候多聚聚的共识。

 

 

 

10月底正是金秋时期,学校的沿街种着两排银杏树。风一吹,扇形的叶子簌簌地落下,像一只只蝴蝶翩翩起舞,最后在地上铺满了一层金黄的地毯。偶然发现这片景色的露西很开心,经常来取景寻找灵感,听着落叶发出的声响。

突然一个奔跑着的樱发男子与露西擦肩而过,奔跑着的他渐渐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有点痴痴看着露西的背影。

[是她啊!]

露西被这样吵闹的动静打断了,忍不住回望过来,两个人的视线就一下子对上了。

[樱花一样的头发的颜色啊,啊啦,有种熟悉的感觉?]

“那个,我叫纳兹·多拉格尼尔,要去喝一杯咖啡嘛?前面是我打工的咖啡店,我是里面蛋糕师!”

“蛋糕师啊,有些令人意外。我基本都不怎点蛋糕的,因为很容易胖呀。那家咖啡店我也经常去,好像很少见到你?但是既然你邀请我了,我就难得的去喝一杯吧。”

露西被眼前纳兹扬起的笑容给吸引,心里想着,哇!这年头还有这么烂的搭讪方式啊,看样子是很少和女孩子讲话的类型,反正取景的灵感也被打断了,去喝一杯放松一下也好。

“我是蛋糕师嘛,基本都在后厨,所以很少见到吧。既然这样那请你吃我的自信之作吧!”

“哈哈,你这样说我会很好奇的。”

 

 

 

“纳兹,你回来啦,对于明天的预准备,马上就要开始啦,不弄好的话,会被主厨扔出去的哦。”

“抱歉,让我先请一会假吧,我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客人要招待~”

“看起来一副很高兴的表情,是女孩子?”

纳兹没有继续回答,掀开了帘子走进了后厨,他的助手已经在料理台上帮助他处理好原料了,见他回来便让位置。夏轻声给他解释了一下情况,并请求他继续帮忙,自己转到另一边开始蛋糕的制作。

为她制作蛋糕的感觉,久违地让人心潮澎湃,这就是喜欢的感觉嘛。纳兹在不久前询问过的死敌兼好友格雷,那个下垂眼虽然让人生气却意外受女孩子欢迎。还记得他嘲笑自己的样子,啊,真是让人火大。

露西很少坐在店内,她更喜欢坐在露台,不过店内装潢很有情调。咖啡店的店名叫做妖精的尾巴,店门口是用浅海的贝壳和小珍珠串起来的小风铃,室内的桌椅用的是木质的圆桌圆椅,用绿色的藤蔓做装饰,不规则的灯台错落摆放着,吧台前面从高到低垂吊着五颜六色的玻璃杯,温馨之余也带着冷冽的酷感。

“让你久等啦,这是你点的纳兹特制版熔岩巧克力蛋糕和美式咖啡。”

“好甜,巧克力的感觉很厚重但是配合着松软的蛋糕却一点都不腻,好好吃!而且喝一口冰凉的美式咖啡,苦涩的味道中和了过甜的味道,真的是绝配!”

“我说纳兹,难不成你其实是很厉害的蛋糕师?”

纳兹看着已经冒星星眼的露西,忍不住抓了抓有些炸毛的头发,说道:

“应该是很厉害吧,最擅长的是巧克力蛋糕,因为回温的技术很优秀,被人们叫做 火焰的魔法师。”

“哈哈哈,那个,自己讲自己外号,真的好中二啊,你也应该适当谦虚一点呀。”

“是、是吗?”

店内一时充斥着两个人的笑声,两个人不知不觉聊了很多,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一直到纳兹的助手带着焦急的神色来催时,才意识过来。

“抱歉露西,不得不要去忙工作啦,下次继续聊啦!”

“我才是打扰很久,那就是下次见啦,拜拜。”

 

 

 

 

第二章

 

自从露西和纳兹相识之后,来店里的频率增加了。纳兹总是打着新品试吃的名义,让露西过来吃他做的蛋糕,每一次都热情招呼露西,经常使用自己员工特权给她打折。露西自从离开自己家花的钱基本都是私房钱,带着省吃俭用的心理,也更愿意来妖精的尾巴里面坐坐。

因为经常来的缘故,露西认识店里好多人,喜欢白天喝酒好似糟老头但却很有涵养的店长马卡罗夫,带着女王气质平时凶巴巴却是一个贴心姐姐的主厨艾露萨,一直温柔说话但却忍不住在意卫生的经理吉娜娜,有些酷却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咖啡师格雷,经常翘班偶尔才会出现自称摇滚歌手的伽吉鲁……真的一个热闹又温馨的店啊,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

 

 

 

“话说露西,我好像经常看到你在叹气,有的什么烦恼嘛?

“啊,是纳兹啊。” 纳兹的声音把露西从发呆的状态喊醒了,露西合上原本打算写的课业,清了清嗓子说,“大概是因为男友的关系,课业太忙了,基本没什么时间和心情出去和男朋友约会去吧,他一直在闹变扭,最近又是这样了,哎,说起来愿意来妖精的尾巴也是因为离学校很近啊,进出都很方便。”

听着她的话,纳兹收拾盘子的手忍不住颤了颤,一阵苦涩涌上心头。

“这样,露西原来有男友啊,也是,像露西这样的女孩子很受欢迎呢!”

“其实原本最开始没有打算谈的,后来在高中毕业式后他向我告白了,对他也比较有好感,大部分时间都像一个大哥哥很照顾我,最后就接受了,想着女孩子也是要有恋爱的经历吧。”

“哈哈,看样子就是一个被恋爱烦恼的青春少女啊?”

“喂,被你这个恋爱也没有谈过的人调侃很火大啊!说起最近你是不是让我吃太多蛋糕了?我感觉自己重了好多,巧克力什么的还是热量太高了吧。”

“在你要求下,我已经用低脂奶,小麦粉,黑巧克力改良过好吧?肯定是露西你太嘴馋了吧!既然知道自己胖了,就要多注意运动不要一直坐着。”

“啊,运动的话也太麻烦了,决定了明天开始就少吃吧!”

 

 

 

纳兹收拾完,抱着盘子回到了后厨,把它放进洗碗池里,原本带着笑容的脸一下阴沉了下来,飞快地躲进了员工试衣间里。

[这种感觉是什么,涩涩麻麻,一点点侵蚀内心,好像有种愤怒的感觉就要爆发出来了,暗恋原来是这么痛苦事情吗?]

靠着门,纳兹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嘴也抿得紧紧的。

“可恶,我真的是一个傻瓜。”

[现在不能出去,这样的表情一定会吓到露西的,我最开始就是怀着不算单纯的动机靠近她的,做不成恋人,做朋友就好,朋友就好,朋友……”]

在这个寂静的房间里,过了很久,纳兹猛地站直了身子,开了门出去。

“从今天起我们一直是朋友,不再接近,像以前一样一直看着就好……”

[果然恋爱什么的,离我还是太遥远了吧…...]

 

 

 

意识到露西已经有男友的纳兹,开始一点点的保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虽然依然是笑着吵闹着但却比原来更加正经多了。

“艾露萨,你有没有觉得店内最近的气氛怪怪的?”吉娜娜一边整理着橱柜,一边询问正在核算采购单的妖精女王。

“有吗?就是很普通的每一天啊。”艾露萨推了推镜架,并没在意的回答道。

“一定是那个笨蛋没有在前面吵闹的缘故喽,最近他一直都呆在后厨,不知道是忙什么,试做新品还是改良,那个笨蛋从早到晚到一直都在做蛋糕,感觉都要埋在蛋糕堆里了吧?”

一旁的格雷忍不住接过话茬,说道;“说起来,那家伙好像是失恋了,整天阴着个脸?”

“原来纳兹有喜欢的女孩子啊,是那个叫露西的金发女孩嘛?她好像最近也很少来店里了来着,难怪纳兹每天都在郁闷。”

“谁知道呢,那家伙也没有具体和我聊过,我先回去了,拜拜。”

“拜拜,格雷。果然都还是年轻人呀,哈哈,纳兹是暗恋人家女孩子的话,估计要很辛苦了吧~”

 

 

 

“啊,下雨了。”纳兹从店的后门离开时,已经接近深夜。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秋天的雨非常潮湿,风也十分凄冷。他缓缓地撑起了伞,踏上了那条都是银杏落叶的路,有些漫不经心的想着。

最近基本都在后厨工作呢,发呆的时候还会艾露萨训,露西也很久没见到了,虽然是自己决定保持距离,但是还是觉得寂寞了呢……

突然他被传来的啜泣声给吸引了,那路边的长椅上蹲坐的一个人正在哭泣。

“等等,那不是……露西!”

“喂,露西,你没事吧,怎么了?在这里淋雨会感冒的!”

连忙跑去过去的纳兹,看到的画面是露西抱着膝盖在哭泣着,嘴里还小声的说着什么,听着哭噎声,喉咙应该是哑了,头发和一副已经被雨水打湿透了,脸也红红的。 

“露西,你还好嘛?怎么还喝酒了,不好,额头好像很烫的样子,再不处理就麻烦了。”

纳兹把自己的围巾摘了下了,为露西擦了擦眼泪,披在了她的肩上。

“露西我们先回家吧,不能在这里淋雨了喽,会生病的。”

纳兹小声地哄着露西,把她抱在了怀里,把她暂时带回了家。

[啊,这下麻烦了,没想到一着急直接带回家,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呀?]

 

 

 

[好温暖,是谁在我面前,啊…..是纳兹啊,他好像在说些什么,怎么什么都听不清了,这个是纳兹的味道,是纳兹的围巾啊……]

露西今天失恋了,男朋友传来了分手的简讯。

“我们分手吧。”

“诶,为什么?”

“果然还是无法忍受这样的距离吧,我们……好聚好散吧......”

[撒谎。]

泪水在放下手机的时候已经控制不住了。露西其实意外的是一个很纯情的姑娘,追求小浪漫的单纯的女孩子,和男朋友也只到了KISS的程度,还是对这份感情寄予很大的期望和未来的展望的。当这份感情走向了尽头时,她真的很难过,忍不住去喝酒,醉了之后还跑到街上去耍酒疯。最后被担心的纳兹捡回了家。

 

 

 

 

第三章

 

纳兹把露西先安置在了沙发上,给她盖上了毯子,再用毛巾细细地擦拭她的头发。

“现在有点麻烦了,露西喝了酒后也不好吃退烧药,先用退烧贴,然后在煮点姜汤驱寒吧。”

然而醉酒后的露西睡得不安稳,觉得身上黏黏湿湿地,仍不住要脱衣服。当纳兹端着姜汤回来的时候,看到露西脱的只剩内衣的时候,吓得差点要打翻了手上的碗。

“露西,这样会感冒的啊,不、不是,穿着湿衣服也不行,啊,不行!露西不能再脱了!”

“好烦啊,别吵,我要睡觉啊……”

纳兹有些手忙脚乱地先用毯子把露西给裹住,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给她先加了一件自己的衣服,再有些小心翼翼地喂了姜汤,才松了一口气。

“沙发好像也被弄湿了,还是把露西放在床上吧。”

当纳兹收拾好一切,已经是半夜时分,露西已经安稳的睡着了。他给自己打了地铺,躺在地方仰望着屋顶的天窗。雨已经停了,被乌云掩盖的夜空渐渐显现出了原来的样子,群星在天空中闪耀着,晴朗了起来了。

[果然还是对她放不下啊……]

 

 

 

露西醒来的时候已经饷午了,意识还有些朦胧,觉得阳光刺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我这是……头好疼啊…….”

“不会喝酒就不要喝酒啊,宿醉的感觉不好受吧,快点把粥喝了吧,胃里要填点东西才能吃药啊…….我来看看,果然还是烧着……快吃吧!”

“纳兹!这究竟是?”

“你这个笨蛋醉倒在路边,被我捡回来了,幸好是我,要是被坏人拐走了怎么办?”

“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那个,给你添麻烦了,等等...纳!兹!我的衣服呢?!!大变态!”

“不、不是我!是露西你自己脱的!”吃了一记枕头重击的纳兹十分委屈。

“不管,你快点出去!出去出去出去!”

“那个你的衣服湿透了,我拿去晾了,就先穿我的吧,放这里,就出去了!”

 

 

  

[脸好烫啊,害羞极了,幸好发烧着,纳兹看不出我奇怪的地方......昨天的我真的是太傻了!]

摆在床边的粥冒着热气,白粥上撒了一点绿色的葱花,尝了一口,咸淡适宜。吃完粥,再一口气喝完了药,露西才缓过来现在的情况。失恋的她去喝酒还跑到大街上去哭,淋了雨发起烧,被纳兹捡回了家,感觉像是被他照顾了一晚上,看他的神情有些疲惫,还细心地准备了粥和药,真得是给他造成了很多麻烦呀。

“对不起纳兹,我收拾好。”大约过了半小时,露西从房间里出来,看到纳兹正坐在客厅的地毯。地上的摆着一堆一堆的笔记本,上面画着很多蛋糕的样式,还有密密麻麻的注解,他正拿着一直笔,在本子上记着什么。

“露西,你最好现在还是去休息,你还在发烧啊。”

“不了,已经休息够了,再休息下去反倒会难受的。那些笔记本是什么?”

“这些都是我的学习笔记啊,有上课记得笔记,也有店的蛋糕,不管是基础的胚胎每一次试做和改良我都会画下了做笔记。在店里帮忙也能听到很多意见,这可关系到原料的选择呢。”

“好厉害,这样认真的纳兹超酷啊!这些.......我可以看吗?”

“没关系的,露西你随意看吧,就是我的字......”

“哈哈哈哈,纳兹你......哈哈哈哈哈”

“你笑这么大声也太过分了吧?”

“抱歉抱歉,哈哈,我会认真看的!”

当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房间里只有唰唰地翻书声,寂静了下来。

“谢谢。”

突然一声谢谢打破了长时间的安静,纳兹抬头望过去,她正靠着沙发头开始忍不住一点一点打着瞌睡。

“应该是退烧药起作用了,你还是好好睡一觉吧。”

纳兹抱起她放到床上,怀中的人已经安稳的入睡了,把被子盖严实才离开。

[不要让人这么担心啊,露西......]

 

 

 

当露西再次醒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这时候大约是天微微亮的时候,可以听到窗外清脆的鸟叫声。她不愿意打扰到他,换好衣服便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她决定回去一趟,回一趟家回去好好和男朋友谈一谈,她还是不能接受就这样分手了。离开前她给纳兹留下便条,说要回老家一趟,让他不要担心了。

不久之后,纳兹看到这张离别纸条,天已经大亮了。

“这怎么不能不担心吗?!”抓起外套便跑向了车站。

纳兹依稀记得露西说过家在哈特菲利亚庄园附近,跑到了车站后发现没有拿钱包,勉强用外套里的零钱凑个了车票。感觉到火车晃动,纳兹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只好扶着座椅不断地喘气。

[太大意了,忘记自己晕车了.......]

 

 

 

“那个很抱歉,约你出来......”

“没事,我们之间确实要好好聊一聊.......”

“我也知道我们回不到过去了,我就是想问问具体什么原因吗?短信上的理由我不能接受。”

“露西,你我都是名门之后,我很高兴你成为了一个知性的女性,但是我希望你作为哈特菲利亚的继承人好好考虑家族,不要单纯的思考这种儿女情长的问题。目前的我的未来需要家族的支持,考虑到联姻,他们曾一度很支持我们的相处,但是你为了去玛古诺利亚镇读书做出了离家出走这样任性的行为。我也不想让你为难了,我们好聚好散和平分手吧。”  

“这样啊,虽然很可惜,但是我就是我,我不想为了家族放弃了我的个性。,我有我的追求和梦想,谢谢你告诉了我真实的答案。”

“抱歉,露西,我们结束了。” 

[确实是这样呢,明明是松了一口气,啊啦,眼泪怎么又流了出来,不行,会被看到的,快点转过身去......]

 

 

 

“我可是在这里听了很久,我不管你家族啊未来啊什么,这些都不是你弄哭露西的理由啊!露西可是因为失恋伤心到崩溃了!”躲在一旁的纳兹看到露西的眼泪,忍不住冲了出来,抓住了那个男人的衣领。

“纳兹!?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什么都不说就回家了,谁会不担心啊?”

“这位叫纳兹的先生,你可以把手放开,咳、咳咳,露西,这位是?”

“我是露西的朋友,现在就要教训一下你这个混球!!”

“啊,纳兹你就不要添乱了!够了我们回去吧,事情已经结束了!”

  

 

 

露西拉扯纳兹离开了,就这样拖着一直拖着走了很久,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回到了火车上。纳兹的晕车也没有好转,一直靠着椅背努力忍住想吐的感觉,露西也不愿意说话,两个人就默默地回到了玛格诺利亚镇。

走着走着还是纳兹打破沉静气氛。

“我说露西,你没事吧?”

“没事了,只是失恋啦,现在我也放下了,很快就能调整好了。”

“可是露西......”

“我都说我已经没事,纳兹就要不要管我那么多!”露西突然拔高了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似乎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显示自己的镇定。

纳兹一把抓住了露西胳膊,把她搂在了怀里。

“对不起,我确实没有立场来说这些话,我说你因为是朋友担心你什么都是骗人的,我,我是嫉妒他,嫉妒那个男人拥有过你,气愤那个男人不珍惜你!”

“露西,我喜欢你......”

 

 

 

 

第四章 

 

[他在说什么?喜欢......我?]

“放开我,纳兹。”

“露西,我......对不起......”

“不,纳兹你不用道歉,只是我自己想先静静,纳兹你太温柔了,我、我不想伤害你,抱歉,我先走了,回见......”

[啊,逃走了呢,我还是太心急了......]

纳兹有点愣愣的,摸了摸发顶,苦笑了一下。

[也是,没有谁能在种情况下接受吧......回去吧......]

 

 

 

“那个露西同学,露西,露西,回神啦!”

“啊!抱歉!米拉老师,刚刚你在说什么?”

“露西,你最近上课都是在发呆哦,课业的质量也完成的不高,你平时都是最认真的,有什么烦恼吗?”

“米拉老师,那个、我有一个朋友,她被她的朋友告白了,她就是很迷茫是不是要接受告白,拒绝的也不想伤害他,烦恼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露西,这种时候就要看清自己的内心啊。喜欢的话,就要接受啦,不喜欢就要果断拒绝,一直犹豫的话才是给他不断带来伤害啊。露西,你要加油啊!”

“这样啊......啊,我、不、不是我、是我的朋友!”

“啊啦,露西~这样的少女心事可是藏不住呀~”

“我、我,嗯.......谢谢米拉老师......”

[原来我已经不知不觉中伤害了他吗?纳兹.......]

 

 

 

那天之后已经一周没有见到露西了,纳兹给露西发短信没有回,电话也没有接,平时也好似刻意避开了经常走的那条路。这种人间蒸发一样的状态,让纳兹又焦躁又担心,想跑到露西的学校去等她,但怕她见到自己后又逃跑了。抱着这样心态,工作上需要细致对待地方,纳兹一直不断的犯小错误。

“算了,纳兹,今天就放你假吧,要是再被店里的客人投诉,艾露萨会杀了你的哦!”

“抱歉,吉娜娜,最近给店里添麻烦了,我会尽快收拾好我的心态的。”

[那个,上一次也是这种感觉,整个心都为露西而澎湃为露西而难过,原来已经陷得太深了啊.......]

纳兹收拾好自己的背包离开店,决定去邻镇的蛋糕店取材,最近的一条路是去港口坐船。当他走到那里的时候,发现灯塔附近的礁石正坐着一个人,金色头发被海风吹乱。

“啊,是露西啊.....”

只见她慢慢起身,好像要往回走,突然又转过身来,对着大海大喊:

“我果然,还是,喜欢纳兹啊!”

[是梦?露西她......也喜欢我?]

“果然喊出来就好多了,接下来是要对纳兹道歉呢,之前对他短信也没回电话也没接,先要把纳兹叫出好好道歉呢。”

“不用了露西,你真得是不够坦率呢,我担心了好久。”纳兹不知不觉已经来到露西的身边,从背后轻轻的搂住她。

“纳、纳兹,啊,怎么会被听到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太、太犯规了!”

“犯规是露西,对着空无一人的大海告白,也太狡猾了!幸好没有错过啊!”

“都说了我还没准备好!”

“露西什么都不用准备哦,我来就行了,我可是等待了足够久了。”

“对不起,纳兹。”露西有些害羞地回抱住了纳兹,“让你担心了。”

他揉了揉露西的脑袋,“露西,我们去吃蛋糕怎么样,很好吃的哦~”

 

 

 

突然的告白,突然的约会,就像纳兹一样突然闯入露西的生活。当露西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纳兹拉上了去邻镇的船,突然的约会,让她措手不及。

“没问题吗?纳兹你看上去脸色白得可怕,晕船晕得好厉害的样子!”

“抱歉露西,我是对交通工具一直没辙......”

露西把纳兹的头小心翼翼靠在自己的大腿上,摸了摸纳兹头发。

“睡一会应该会好点哦!”

“嗯......”

[现在的我已经足够幸福了,谢谢你,露西。]

 

 


邻镇的蛋糕店以年轮蛋糕和千层蛋糕出名,做每一道工序都有严格的规定,来使每一部分保持着绝妙的平衡。纳兹之前在犹豫要不要参加菲奥列第十二届月之滴蛋糕师比赛,这个比赛是选拔全国最优秀的蛋糕师,优胜者还会受到总理大人的接待。

其中除了要考核蛋糕师对于原料的掌握程度,也要考核像制作千层蛋糕一样十分注重蛋糕胚平衡和味道的手艺,只有到了最后决赛才是参赛者自由的选择蛋糕的品种。纳兹是一位制作巧克力蛋糕优秀的蛋糕师,蛋糕的核心都是以巧克力的创新为主,想要以基础的蛋糕胚获得优胜,他还需要很多学习。

“蛋糕,是不是很好吃呀!”

“嗯!对甜食完全没有抵抗力啊,感觉好幸福啊~”

“露西,我打算去王都参加月之滴的比赛,我、我想成为更加优秀的人,我知道了你是名门的大小姐,但是我成为配的上你的,足够优秀的蛋糕师。”

纳兹是第一次在露西面前露出严肃的样子,看着他认真的眼神,觉得自己也被鼓舞了。

“嗯,我相信你,从遇见你的第一天起!”

望着喜欢的人信赖的眼神,纳兹突然脸红了起来,这样的露西可爱到犯规啊!

“这个,送给你,你、之前一直想要的.......”

“是妖精的尾巴钥匙扣,银色的,谢谢纳兹,我会好好珍惜。”

“你喜欢的话,我、我以后还会送你的......”

“我说纳兹,你不会是害羞了吧~”

“才没有呢?!!”

“哈哈哈哈,纳兹你真的是好可爱呀!”

夕阳把这对小情侣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他们的笑声回荡在海风上,愿风捎去对恋人的祝福,愿群星照耀他们的爱恋。

 

 

 

 

第五章

 

月之滴比赛是菲奥列王国三年一次的盛会,离这一届的比赛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参赛者都会选择在最后的这一年时间闭关修习,纳兹也不例外。但是纳兹对于修行的理解更多的是寻找灵感,也有可能是对交通工具的恐惧,他喜欢抽出周末的时间徒步跋山涉水去取景,现在这个旅程加入了一个人。

“纳兹,丢下店里的工作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的,露西,和店里也说了比赛的事了,店长爷爷他们都很支持我,而且昨天的熬夜做了足够多的蛋糕了,要不然我也不能被放出来。”

“某种意义上也很辛苦呢......”

“哈哈哈没事的这里的温泉很有名喽,听说泡了之后对美容特别有效!”

“哎,真的吗?那我可要好好享受一下~”

像上述这样的对话屡见不鲜,纳兹除了取景之外,还经常哄着露西两个人去旅行,虽然基本是穷游,路上也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状况,但是却很快乐。

 

 

 

“露西,你愿意来店里打工真的是太好了,纳兹现在可以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原料都节省了很多。”

“艾露萨桑,你是魔鬼吧......”(小声)

“嗯?”

“不不,没什么,只是正好想做一份兼职,我也很喜欢店里的气氛呢!”

和纳兹相恋的时候,露西选择在妖精的尾巴里打工,原因之一是纳兹夸过她穿制服的样子很好看。同时招待客人的时候,能听到很多关于这个小镇实时消息,她想把这些整理起来作为新闻的素材为未来打好基础,所以她对这份兼职也十分满足。

“呐呐,露西,这个新作的样子,很可爱对吧,喜欢吗?”

“说起来又是新作啊,这一次不是什么奇怪味道吧?”

“超级好吃的哦!”

“这个酸酸甜甜的味道,很清爽,薄薄软软的奶油和夹层的巧克力,感觉好吃得舌头要化了!”

“对吧对吧,这个新作可是倾注了我对露西的爱啊~”

“笨、笨蛋,干嘛要这种害羞地说法!”

“我又没说错,露西干嘛要打我,很痛的说......”(小声)

 

 

 

一年半的时间如流水般就这样是逝去,露西已经是一个大三的学生,从今年起她将简历投到镇里的报社,成为一名实习记者。当这届月之滴蛋糕师比赛开始时,露西的前辈带着她一起前往了王都做这一次周刊的报道。纳兹出身于玛古诺利亚镇,同时也是这一次被预测可能优胜的十大热门之一。

比赛分为五天,参赛者需要经历预赛、复赛、半决赛,然后是休息一天,最后是决赛。预赛和复赛目的在于考核蛋糕师基础,当然难不倒纳兹,非常轻松过关。半决赛的时候,题目和往常考完全不一样,不是再是考核厚重感的蛋糕,而是像薄饼一样考察纤细的口感。当时间开始时,纳兹不像其他人一样开始而是在静静思考时,所有人都为纳兹捏了一把汗,最后他以自己绝妙的创意及时完成了作品,以高分冲进了决赛。

“纳兹,明天就是决赛了,你紧张吗?”

“说不紧张那肯定是撒谎,但是我也燃起来了,跟那么多优秀的选手同台竞技,让人兴奋啊!”

“纳兹就不要让人担心啊,笨蛋。”

“我呢,有露西在就绝对不会输哦~”

 

 

 

决赛当天是主题比赛,主题是“爱”限时两个小时完成,不限制参赛者制作的蛋糕的品种。他扬起了太阳一般的笑容,向着露西的方向挥了挥手,然后投入了创作中。

“纳兹选手,请问你的作品叫什么名字?”

“它叫做初恋,感谢我的恋人,是她让我有了灵感创作这个作品。”

“初恋啊,真的是一种非常幸福的恋爱呢。纳兹选手最后恭喜你,获得了优胜。”

会场里鼓掌声,快门的咔嚓声响彻不停,当露西作为实习记者挤到纳兹的身前时,纳兹停止了和他人的交谈,抱住了露西。

“我爱你,露西。”

“一下子干嘛告白啊!”

被纳兹的举动惊到,露西慌乱极了。然后第二天新闻报纸的头条,都是两人相拥的照片。获得优胜的纳兹,受到了总理大人的接见,同时也被很多名门望族邀请做他们的蛋糕师。在一场名流宴会中,纳兹见到了露西的父亲,久德·哈特菲利亚。

“纳兹,听说你现在是小女的男朋友?”

“是的,哈特菲利亚先生。”

“未来,你们是怎么打算的?你将会留在王都发展吗?”

“不,我不久后将回到玛古诺利亚镇,我们约定好了一起为梦想而努力,露西她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记者的。”

“这样啊,在露西离开家这段时间,其实我想开了,比赛我也看了,你确实是一个优秀的人,希望你们能在未来互相扶持成长。”

“好的哦,岳父大人!”

 

 

 

再过了一年,露西毕业了,从实习记者转正了。而纳兹选择在条充满银杏树林的道路上开了一家自己的蛋糕店。是二楼的小洋房样式,一楼是店面。虽然露西对蛋糕店“Nalu  Home”这么直白的品味很有意见,但是勉勉强强同意了。

又是金秋时分,银杏的树叶散落在地上,这条街上充满他们的回忆。他们相遇在这里,相知在这里,最后相守在这里。

[它的名字叫做初恋......]

“呐,纳兹,大赛的时候为什么要那么做?”

“傻瓜,我想告诉全世界,我爱你,露西!”

 

 

 

 

 

完结撒花,谢谢观赏。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