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君莫笑

人情冷暖正如花开花落,若时间不悔则真情不变

《Break out》第一章

现代paro R18预警

流氓看场子纳兹X酒吧驻唱露西

快速阅读: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一章

 

菲奥列王国是一个以酒闻名的国家,最出名的便是葡萄酒,国内有着大片大片的葡萄庄园。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酿造手艺,招待客人的时候都会拿出自家酿造的米酒果酒表示热情,若是拿出一瓶名贵的葡萄酒一起品尝那可以是表达友好和敬意的最高仪式。

 

玛古诺利亚镇的葡萄酒酒庄是向皇家进贡的指定庄园之一,其中承办其中酿造的,便是酒场妖精的尾巴。酒业的发达,意味着夜晚的灯红酒绿,随处可见的酒吧和迪厅,人们总是不介意下班去小酌一杯。妖精的尾巴是全镇子唯一一所二十四小时全营业的地方,白天招募酒场的工人和发布工作酿造葡萄酒,晚上便是最大的酒吧。

 

不少人畏惧着妖精的尾巴的工作人员,与其说他们是酒场酒吧的人,还不如说是黑道、黑社会一流,惹上了他们可不是拿钱就能摆平的,定会上门砸掉场子的营生挣回面子。可以说,在这个镇子上他们的话就是规则,没有人愿意去挑衅夜晚的霸主,基本收起了小心思安安分分地享受着夜生活。

 

 

 

黄昏之后的酒吧还冷冷清清的,或者说没入夜之前的酒吧的人还只是单纯的来喝酒,到了十一二点人群聚集起来才是狂欢的高潮,总是不缺乏爱玩找乐子的年轻人。这个时候啤酒可是供应不求,虽说玛古诺利亚是葡萄酒的产地之一,但是啤酒相对于度数较低不易醉而很受当下社会的欢迎。为了避免来喝酒的客人太过于无聊,酒吧的常驻歌手们这个时候就会献唱一曲,露西正是妖精的尾巴新来的歌手。清冽的声音,姣好的身段和精致的面容,第一次献唱就收到了客人们的欢迎。她的上班时间是晚上八点到十点,正好是深夜狂欢的热场,这个时间点,点歌的客人是最多的,对于点歌露西会的就唱不会的就微笑拒绝。

 

下了班,露西做到吧台前,向着米拉示意要一杯水。露西平日就很少喝酒,她对外宣称是为了保护嗓子,但是真实的情况是酒量浅酒品差,好面子的她将这一点隐藏的很好。

 

“露西,是不是累了?”

 

“米拉桑,其实还好,客人看我是新人还很照顾我。”

 

“这个点一个确实累了一点,但是还能应付过去。对了露西,今天天要不要留下看比赛,晚上可是啤酒节的比赛呢!”

 

“有比赛啊,感觉好有趣呀,还是压在卡娜身上吧,可以稳赢!”

 

“那可说不准哦,卡娜是上届的啤酒女王,但是比赛可是要看气势的,今年也有好多年轻人参加呀,露西要是输了今天的工资就不发喽~”

 

“米拉桑......好严厉......”

 

“哈哈哈,和露西你开玩笑的~”

 

 

 

既然是酒吧,自然是有着鱼龙混杂的人,为了维持秩序和规则,妖精的尾巴自然也有看场子的人。今天值班的是一个被道上叫做火龙的纳兹,逞勇好斗的脾气和凶神恶煞的表情,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打架王,基本没什么人会在他看场子的时候触他霉头。平时虽然穿着打扮都很随意简单背心马甲随意撘撘,到了上班时间倒是会正正经经地穿上西装,但是对打领带很苦手每次都拿着不会打,随手塞在兜里。露西认识纳兹,但也称不上太熟,他对伙伴总是很热情,好几次露西遇到麻烦的客人纠缠都是纳兹出面帮忙解决,对于这一点露西很感激他。

 

“纳兹~今天的比赛一起来参加吧!”

 

“米拉,一份牛排。比赛还是算了,今天晚上可是我的工作时间。”

 

“但是格雷和艾露萨也参加哦!反正最近也很安全没什么事......”

 

“他们也参加!好的,今年我一定要把他们全都打败!”

 

 

 

“卡娜!卡娜!卡娜!”

 

“艾露萨!艾露萨!艾露萨!”

 

到了比赛时候米拉杰坐庄开赌局,卡娜和艾露萨的呼声最高,事实上我们的妖精女王艾露萨靠着气势今年硬是和卡娜杠到了八桶,到了第九桶之时喝晕了过去,而格雷和纳兹喝到基本第五桶就忍不住去吐了,今年也是卡娜连任啤酒女王之称。

 

[太好啦,是卡娜赢了,今天不用被扣工资了!]

 

看完了比赛,露西准备从后门悄悄离开,从妖精的尾巴的后门沿着河道直走,就能很快到达露西的家。离开时,看到纳兹正在吐,缓解着暴饮的不适感,看到这个样子的他,忍不住有些担心。走上前,翻涌上来的酒气让露西有些不适应。

 

“纳兹,没事吧?”

 

“呕......想喝水,露西......”

 

说完就倒了下去,露西看着瘫在地上的男人有些无奈,但是店里的人都狂欢庆祝,丢在店里怕是没人管他,决定还是带回自己家算是还纳兹一个人情。

 

 

 

有些踉踉跄跄地将纳兹扶到了沙发上,然后去厨房里煮醒酒汤和烧点水备用。喂纳兹喝水的时候,露西忍不住抱怨:

 

“不要一口气喝那么多啊,很容易醉的啊!”

 

被露西强制灌了水和醒酒汤的纳兹,意识有点清醒过来,抬头迷茫地看着露西,突然又反应过来自己比赛输了,一下子脾气就上来了。

 

“不要拦着我,我要回去继续喝,一定要赢过他们!”

 

“纳兹不要去了,比赛已经结束了!”

 

“那就再来一场,一定要让他们认输为止!”

 

“纳兹!不要走了!啊!......”

 

两个人在拉扯之间,露西被绊倒了,纳兹也被带着倒了下去。倒下去的瞬间,纳兹抬手撑了一下露西的头,没有重重地摔在地上,但是同时他也不小心亲到了露西的嘴唇。

 

露西被这样的变故惊到了,一个带个酒气的吻,身边环绕着纳兹的味道。少女的初吻在这情况下被夺走,让她气急败坏,推开纳兹想要斥责他时,却发现纳兹已经睡着了。少女的一股怨气不知道怎么发作,有些恨恨地踢了一下倒在地上的男人,但是又不得不将他扶回沙发。突然露西看到纳兹口袋里掉出的领带,不禁起了坏心思。

 

 

 

扒掉西装外套,解开衬衫扣子,再用领带绑住纳兹的双手,露西拿起平时用来防身的皮鞭,甩了甩。

 

“就让我来调教你吧,纳~兹~”

 

学过防身术的她,清楚知道用鞭子哪里最痛,什么力度打了却不会留下伤痕,牛皮制作的鞭子打在皮肤上到是不容易留下印子。纳兹的身材很好,有着腹肌,但还是少年精瘦的感觉。

 

她用鞭子轻轻抽打肋骨,麻麻的疼痛感让纳兹皱起眉,但是依旧睡的很死。随着露西往下抽打,裤子阻挡了些鞭子的力度,但是纳兹的那处渐渐起了反应。露西见状心里暗暗骂了句色胚,觉得自己的惩罚变了味道,便不玩了,决定洗洗就睡,就这样把纳兹丢在了沙发上。

 

[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入睡前,露西还忍不住吐槽,完全忘记了某人被脱了衣服丢在沙发上,吹着夜里的冷风。

 

 

 

“唔,总感觉好冷啊......”纳兹翻了翻身继续睡去。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