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君莫笑

人情冷暖正如花开花落,若时间不悔则真情不变

《Break out》第二章

现代paro  R18预警

流氓看场子纳兹X酒吧驻唱露西

第二章也没有肉


 第二章(KISS和互动)


“啊嚏.......啊......嚏!”

吹了一夜凉风的纳兹最后的结果是感冒了,这可以说是纳兹第一次感冒,平时大大咧咧裸睡都没什么的事情,这一次非常意外地生病了。在早晨清醒时,他揉了揉头,宿醉影响让他茫然了一下,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不是在妖尾驻地也不在自己家里,虽说是陌生的环境,但让纳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对了,露西.....我的手怎么被绑住了,可恶,怎么挣脱不开!”

 

纳兹起床的声音动静太大,吵醒了露西,少女的美容觉被打扰让她非常不快。

“我说,大早上你到底在吵什么?!”

“露西!快帮我解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会被领带绑住啊?”

纳兹的问题,一下子让露西清醒过来,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饶是她再脸皮厚也忍不住害羞了,有些慌乱地解释着。

“还!还不是,你昨天发酒疯,闹得厉害我才绑住你的!你还......算了,我先帮你解开吧。”

麻利地解开之后,纳兹打量着露西的房间,一室一厅,被少女收拾的很干净。露西见纳兹不讲话,觉得气氛实在是太尴尬又怕想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那个,厨房里还有面包和醒酒汤,你吃完,就赶快离开吧!慢走不送!”说完便飞快地躲回了房间里。

“啊?刚醒就赶我走啊!我说露西,你也太薄情了吧?”

“ 才没有!不要用这么奇怪的词,快点从我家离开!”

“好,好!那我走了,多谢款待。”

 

回到妖尾驻地的纳兹,因为不断打着喷嚏被围观了。

“火龙笨蛋竟然感冒了,也太逊了吧,不会是昨天输了比赛哭了一夜感冒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说什么,内裤将军!你才是喝的比我少吧!是你输了!”

“明明是你比我喝得少啊,上吊眼!”

“是我喝得多!有本事你再说一遍,下垂眼!”

“上吊眼!”

“下垂眼!”

“上吊眼!”

“下垂眼!”

......

两个互相吵着吵着就动起手来,缠斗在一起,不少人去拉架却被误伤然后气得加入了战团之中,成为了大混战。一直到战团波及到了正在品尝点心的妖精女王,她的发怒才让所有人回归了原位。当混乱平静下来,有人问纳兹明明不是上班时间还穿着正装。

“啊,大概是昨天喝醉了,在露西家借宿了一夜,然后早上就被赶出来了,因为离这边近过来了。”

“诶!!在露西家过了一夜,早上还被赶出来!不会是纳兹你做了什么吧?”

“别开玩笑了,我就躺在沙发上睡了一觉,还感冒了,真是倒霉。”

八卦是众人的天性,看到没什么事情发生,人群便散开了。倒是纳兹坐在吧台边上有些漫不经心用手指敲着台面。

[发生过什么吗?总感觉让人在意......]

 

三天后,就是妖精的尾巴收获祭的庆典仪式,这是妖精的尾巴一年一度的庆典。为了庆祝丰收,感谢一年来的风调雨顺和大家的辛勤劳作,同时为下一年的的丰收祈祷。三天之中,露西因为尴尬的一夜,尽量避免着和纳兹的直接接触,好几次纳兹想和她说话,都被露西微妙地回避了。这一次的庆典必须全员参加,为了开工仪式的顺利,今年可是摆起香槟塔。店长马卡洛夫带着白色的手套,取出放在冰桶里的香槟酒,双手扶着瓶身微微倾斜,从顶层的杯子缓慢地倒下去,香槟在第一个杯子里渐渐溢满流到下面的杯子,直到所有的杯子装满。

“小的们,开始狂欢了!”

“哦!!”

所有人在香槟开启的时候,就已经按耐不住,香槟塔一倒满,就被众人瓜分了。露西也拿到了一杯,轻轻地摇晃着酒杯,宛如琥珀般透亮的颜色,还带着一点白色的泡沫。酒入口,先是感觉的一股甜味,接着才是酒的涩味,如隐藏在森林的玫瑰花园,带来阵阵幽香,柔美中带着诱惑,悠远又让人回味。一品,露西就明白这是一支上好的香槟,虽然酒量让人不敢恭维,但是品尝酒的不同,她的味蕾还是十分敏灵。她很久没有喝到让她这么中意的酒了,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酒量,忍不住多喝几杯。

然而酒量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进步的,贪杯的结果就是酒劲上头眼前一黑世界都眩晕了,只能坐在一旁休息。纳兹因为露西前几日不理他的事情,很在意,见她倒在了椅子,心里想着这次去问应该不会被赶走了吧。

“喂,露西,前几天......嗯?喂!露西!”

“谁?”

“啊啦,露西好像喝醉了,纳兹你知道露西的家,你负责把她送回去吧!喝醉的女孩子一个人回家,可是很危险的!”

“没办法呢,行吧,毕竟露西上次把我捡回家了,这次就我带她就去吧。”

 

喝醉的露西并不安分,纳兹背着她,她觉得不舒服嚷嚷着要下来,放在地上就倒了下来根本走不动路,再次背上露酒一直捶着纳兹,说着纳兹是大坏蛋,欺负人等意义不明的话。当纳兹好不容易把露西放到床上,才松了一口气,但是露西并不放过他,拉扯着他拽到了床上。

“我说露西,给人定罪名也要给理由吧,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听完他的话,露西就生气了,一把把纳兹按倒在了床上,用手臂撑着纳兹身体的两边,亲了上去,少女并不懂得亲吻的技巧,只是嘴唇相贴无意识的伸出了舌头。纳兹因为这个轻吻愣了愣神,回忆像开出了一朵绚烂的花。

他想起来了,喝醉的那晚,他亲吻了露西,她对自己恶作剧,而他对露西起了反应。在酒场呆了那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见了不少,也有女人向他投怀送抱,不过他志不在此统统拒绝。女人和酒都是男人们的谈资,就算他是一个处男,也知道不少关于性的知识。他最开始是把露西当做同伴,或许是因为在意,或许是因为别的,不知不觉把她放在了心里。在这种情况下,他只知道加深这个吻,用舌头勾住她,吻到两个人无法呼吸,才松开了露西。

“你、你就是这么欺负我的,你个坏人!”

好不容易重新得到空气的露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同时控诉着纳兹。与其说是控诉更像是撒娇,望着脸上泛着潮红的她,纳兹轻笑道:

“这可不是欺负哦!露~西~,接下来还会有更过分的呢!”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