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君莫笑

人情冷暖正如花开花落,若时间不悔则真情不变

《break out》第七章

现代paro  R18预警

流氓看场子纳兹X酒吧驻唱露西

快速阅读: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七章(全剧情向)

 

这一次的绑架的事件余波就是纳兹变得更加粘人了,刚谈恋爱的时候在妖尾驻地,乘着露西空闲的时候偷偷摸摸小手都会面红耳赤一下,现在就是光明正大的秀恩爱。时不时就会拉着露西陪自己一起值班,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一脚踹飞接近露西奇怪的客人,会嫌弃酒吧里的空调太冷,硬是要给她披上自己的西装,遮住露在外面的肌肤。露西最开始会因为这些举动不好意思,会被纳兹这些暗搓搓的小心思弄得哭笑不得,但是也知道他只是有点笨拙,想对自己好,后来就大大方方接受了。

在收获祭结束之后,大家也要开始忙碌葡萄酒的酿造工作,向皇家进贡的葡萄酒可以不是简简单单的年份越久越好,而是非常考究酿造的新酒,除了要保持酒里浓厚香醇的味道,也要增加新意才能在未来的酒区排行中获得好的名次,马卡罗夫作为这一代的负责人以稳重为主,他其实很喜欢带着这批年轻人搞事,除了会做创意的特殊酒,也会老老实实准备传统的玛古诺利亚酒,至少让上头来视察的人挑不出错处。

 

在大家忙碌的气氛中,妖精的尾巴光临了一位不速之客,雷伊斯·坎拉贝利,来自王都的上流社会。来到了这个玛古诺利亚镇地区的妖尾酒吧,带着贵族的矜持与傲慢,寻找一个人。

“请问露西·哈特菲利亚小姐在吗?”

“雷伊斯?”

“正是太高兴能再见你了,露西。玛古诺利亚镇真的是离王都太远了!”

看见了想要找到的人,男人执起露西的右手,按照礼仪轻轻落下一吻。露西被这一出愣了愣神,还是一旁的纳兹不耐地把两人分开。她没有想到幼时的玩伴会找到这里来,哈特菲利亚家族曾经在王都也有一席之地,住宅与坎拉贝利家族比邻,因为两人年龄相仿,在小时候也相处的比较愉快。然而因为一场风波,哈特菲利亚家族在上流社会中抹去了痕迹,搬到柯林森市接近玛古诺利亚。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露西,我想请你帮作为我们的特邀嘉宾参与王都的品酒师大赛,我、实在是找不到人了!”

雷伊斯的样子有些窘迫,按理说着这种请求需要更加委婉,而是他知道露西并不喜欢贵族式的绕弯交谈,他有些害怕露西会拒绝,期待她的回应。

“抱歉,雷伊斯,我不打算参与到王都的风波中,哈特菲利亚的名号不该再出现在王都里。王都,不,全国也有不少著名的品酒师,何必来找我呢?”

“露西,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幼时的情分上帮忙一次?这一次的大赛坎拉贝利家族再不参加将会永久的没落了。自从在内阁的祖父去世之后,家主之位由父亲继承,我的家族无法在进入政治的中心,势力开始衰落,有名的品酒师都被更有权势的家族挖走了。”

“这样啊,作为未来的继承者你也很辛苦吧。但是,对不起,我不会参加的。”

“露西!凭借你的天赋,你不该就待在这个破烂的酒吧里,你是蕾拉的女儿,一定会在比赛中大放光彩的!”

“够了,你不用再说了,不准你侮辱我热爱的地方及母亲是母亲,我是我。你走吧。

“抱歉,我一时失言。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拜托了!”

 

最后雷伊斯在露西强硬的态度下离开了,他表示还是再来请求露西答应。酒吧里的众人也被这场争吵打乱了工作,在这里不会刻意提起自己身世,听出露西的家室似乎有些意外地讨论着。露西也没有待下去的兴致,躲到了驻地几乎没人的后门,纳兹没有插嘴争吵,只是安静地陪着她。

“刚才像那样生气,很不像我吧?真的一下子没克制住脾气。”

“原本不想说的,在妖精的尾巴谁也不会说起身世吧,我能作为单纯的露西生活,而不是露西·哈特菲利亚感到很快乐,不是说我抛弃了它,只是……纳兹的话一定能感受到我在想什么吧,如果不是因为我被绑架,多拉格尼尔的名字会被永远的藏着吧。”

“我的父亲是被女王陛下特别封赏的伯爵,我的母亲蕾拉是皇家的品酒师也是女王的密友,在一次宴会中母亲不小心喝下本该呈给女王的酒,酒里被下了烈性的毒药,母亲最后保住了性命但是变得很虚弱必须疗养。那个时期正是不少贵族世家的换代,我家也被这场风波受到了严重影响,父亲既要看护母亲又要守住家业,很快就不堪重负。最后父亲向女王请辞,带着母亲搬到柯林森市疗养,从王都的政权中心离开了。”

“我不想违背他们的心愿,家族的光辉和荣耀都无所谓,只要一家人都还在,健康地活着就行了,权力和金钱不是我追求的道路。

“雷伊斯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我们两家也算亲密,但是这么对多年不见,作为朋友我是想帮助他,但终归我们是不同的道路……”

可以说相处这么久,露西也是第一次向纳兹提起自己的身世,吐露了自己的心里话,看到她迷茫的样子,觉得她和自己很像,向往自由热爱生活,看似不被束缚,心里永远压着一道枷锁。无论怎么样,他相信他的女孩,选择的道路不会走错。他伸手摸了摸露西的发顶,有些故意地打断她的思绪。

“露西的话,一定没事的。我会陪着你的!我们回去吧。”

 

然而雷伊斯每天雷打不动拜访妖精的尾巴,磨着露西希望她能答应。最后是在被烦到受不了,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露西可以去帮助雷伊斯的家族,但是不能以露西哈特菲利亚的身份出现,准备了一顶棕红色的假发,化名莎莉·多拉格尼尔后,踏上了去王都的路。纳兹自然是不放心她一个人离开,自然是跟着一起,并且安排了影卫暗中保护她的安全。

王都这么多年依旧是奢侈壮丽的景象,和记忆中并无太多变化。品酒师大赛对于贵族之间的明争暗斗有直接的影响,女王好酒,在这个比赛中获得名次能受到更多的重视,家族的地位也会上升。露西对这些没有兴趣,帮助雷伊斯也算是了结了这份情谊。

比赛对于露西来说并没有太多的难度,试题从易到难,有笔试和直接品尝两个环节。笔试环节主要是考核酿酒的历史,和葡萄酒不同产地的原料成分等等。笔试环节对于系统学习过知识的,基本相差不大,露西小的时候非常憧憬着是品酒师的母亲,很小的时候就可以准确的背出葡萄酒的历史和原料,惊人的天赋获得女王的赞叹。最考验一位品酒师的经验和层次的,就是直接品尝,评委会将相似色泽的葡萄酒倒在五个相同的被子中,三人一组能说出最准确的人获胜,露西不仅仅可以能说出准确的名字还能精确到具体产地时间,狠狠地惊艳了众人,最后为坎拉贝利家族拔得了头筹。

仅仅一天,这位名为“莎莉”的品酒师新贵走入到了上流社会的眼中,坎拉贝利家族逆转了不利的形式成为了最大的赢家。她的名声也传到了女王的耳中,决定召见露西。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