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君莫笑

人情冷暖正如花开花落,若时间不悔则真情不变

《break out》第九章完结HE

现代paro  R18预警

流氓看场子纳兹X酒吧驻唱露西

 


第九章(全剧情向,完结HE)

 

就算怀孕的露西也是这么娇俏动人,只想好好宠着她。玛古诺利亚离柯林森市并不遥远,只隔了两个镇子,等露西的身体养好了,两人便一起回到露西的老家。和纳兹谈恋爱的时候,露西有写信和母亲说起纳兹,这一次来之前也分享了自己怀孕的消息。

听说露西要带男朋友回来,蕾拉非常高兴早早地就等候他们的到来。在门口就能见到露西的母亲远远地向他们招手,纳兹见到她倒是开始有些拘谨,露西则是已经扑到她的怀中和母亲撒娇热烈说着话。

“这位就是,纳兹先生了吧,听露西讲过了,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呢,露西受你照顾了!”

“不不不,我才是,受露西关照了。”

“你们在客气什么呀,快到屋子里坐吧,妈妈你也等了我好久了吧,说起来父亲呢?”

“他啊,听说你要带男朋友回家可是闹了好一阵子变扭呢,还在屋里气着呢!”

然后事情的发展就是纳兹被露西的父亲叫到书房里好好的交谈,听到纳兹在一个酒吧里看场子,还有一个黑道少主的身份之时,脸黑得更加厉害了。最后不知道纳兹答应了什么不平等条约,两人才从书房里出来,露西偷偷问纳兹,他也不肯说。

 

婚礼赶得比较紧,靠着纳兹背后的势力和哈特菲利亚家族原本的底蕴,终于在一个月之内办理妥当。露西的皮肤本就白皙如玉,一身白色华贵的婚纱更是衬得她光彩动人,头上带着由母亲亲手编织的花环,盖上象征着纯洁的白色面纱,由父亲牵着她缓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世人皆说婚礼的一天是新婚夫妇最幸福的时刻,纳兹见到露西的一瞬才明白这种幸福的悸动,他的少女就像古代贝利卡的公主,捧着一束满天星的捧花来到了他的面前,他虔诚地掀开她的面纱,在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这天露西哭过,出嫁前的不安与不舍,也笑着,有亲人和朋友的祝福。婚礼上有一个男女双方互相倾诉的环节,露西分享了自己恋爱时候为纳兹写下的日记,少女细腻的心思和恋爱的酸甜化成一首首情诗。纳兹则是拉着妖精的尾巴一起唱了露西在酒吧的最喜欢唱的歌,难得没有跑调私底下偷偷练习了很久,格雷和艾露萨他们向露西抱怨,可是被纳兹的嗓音折磨了好久。两人在宣誓之后,交换了婚戒,这个小小的指环将会是他们一生的羁绊。

 

孕期到了五六个月时候,露西开始显怀,出现了轻微的胎动,纳兹特别喜欢在露西午睡的之前给小家伙讲故事,一边讲着还会摸摸她的肚子,突然问些幼稚的问题。

“露西,露西!小家伙是不是在动,是不是感受到了我在说话啊!”

“纳兹,我感受的哦!它现在估计还没什么意识吧。”

“是嘛?我感觉小家伙很喜欢我的,我每次摸都会动的。”

露西有时候无意识的吐槽也会让纳兹觉得失落,像一只耳朵耷拉下来的大狗需要人安慰,这个时候肚子里的宝宝倒是很给面子,动一动安慰安慰自己的傻父亲。

“我说,小家伙以后的名字叫什么好呢?要不叫莎莉,露西用过的名字很可爱呢,那时候还用了我的姓氏,有种宣誓了主权的感觉,哈哈哈哈哈!”

“要是男孩子怎么办啊?”

“男孩子就不能叫莎莉了嘛?”

“是你笨蛋吗?”

这一段只是纳兹在奶爸进化途中小小的插曲,照顾孕妇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小家伙在前面几个月并没有折腾母亲,后面像是要被没折腾的份都挽回来,露西基本什么都吃不下孕吐得厉害,为了让她保持健康和营养能吃的下东西,于是按照菜谱和蕾拉的教导做菜,学会了几道能哄露西欢喜的菜。当月份越来越大,露西的腿容易水肿和抽经,纳兹又去学按摩缓解她的难受,她心疼纳兹每一件事都亲力亲为,操心自己和小家伙太累了,他总是笑着说不累,喜欢为她和宝宝付出的感觉

最后露西产下一女,遗传了父亲樱花一样颜色的头发和母亲一样精致的眉眼,纳兹如愿给孩子起了莎莉这个名字,当然最多的时候还是喜欢叫她的爱称“小家伙”。露西也不是愿意让自己一直闲着的人,两人回到妖精的尾巴上班,因为上班的时间的不同交替着带孩子。纳兹挺喜欢自己上班的时候带着莎莉,作为妖精的尾巴第一位出生的新生代,受尽了宠爱,大家都争着帮忙养。等莎莉再大一点,纳兹就会把莎莉抱在腿上值班,他的上班模式典型的流氓做派,恶声恶气威胁不守规矩的人。呆久了,都不用他说话,莎莉就开始双手抱臂,指责犯了错误的人,听到她奶声奶气的学样,可真是可爱极了!当然被露西知道后,抱怨纳兹都把自己女儿惯坏了,好好地给两个人立了一个规矩。

 

“妈妈,这张照片里你好漂亮啊!”

“这张是妈妈和爸爸婚礼的时候拍摄的哦。”

“太狡猾了,为什么爸爸妈妈不邀请我参加婚礼呢?”

“啊啦,莎莉,那时候你也在啊!”

“我怎么没有看到呢?”

“那时候你在妈妈的肚子哦,你也一起见证了我们的婚礼呢!”

“那为什么什么不等莎莉长大了在举行婚礼呢,莎莉想参加爸爸妈妈的婚礼!”

“小家伙在说什么让你妈妈为难的话呢?”

“莎莉,吵着说想参加我们的婚礼呢?”

“那有什么难的,我们再办一场就好了,周年纪念也要到啦,我也想再看一次露西为我穿婚纱的样子!”

“哇!太好啦!爸爸万岁!”

“好啦,莎莉,该睡觉啦。”

“晚安,爸爸!妈妈!”

得到了乖女儿香香软软的晚安吻,将女儿哄入睡。露西责怪纳兹怎么在孩子面前许下这样不切实际额的诺言,纳兹只是抱着她笑而不语,她就知道纳兹把孩子的玩笑话放在了心里。周年纪念日的时候,纳兹租借了玛古诺利亚的葡萄酒庄园,这一次没有家长在场,他叫上了当年一起参与的朋友们,尤其是妖精尾巴的伙伴。莎莉穿着可爱的小礼服,抱着小花篮是他们的小花童。露西则穿上了和女儿相似粉白色系的婚纱,用绸缎和蕾丝点缀,香槟玫瑰做装饰。已经是母亲的她,颜色不减当年,少妇的气质更添加了一抹妩媚风流。他把她拉到自己怀中,在礼炮和鲜花中,宣誓自己诺言。

“我爱你,露西。”

 




 完结。


评论(3)

热度(14)